您的位置 首页 明星

倒霉的刘畊宏,这次真的赚到钱了

钛媒体注: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19号商研社(ID:time_biz),作者 | 涂梦莹,编辑 | 洪若琳,钛媒体经授权发布。 2000万“刘畊宏女孩”的生意。 跟着周杰伦喝奶茶,不…

钛媒体注: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19号商研社(ID:time_biz),作者 | 涂梦莹,编辑 | 洪若琳,钛媒体经授权发布。

2000万“刘畊宏女孩”的生意。

跟着周杰伦喝奶茶,不如跟着做“刘畊宏女孩”。

用好友周杰伦的一首《本草纲目》自创毽子操,靠着直播跳操,明星刘畊宏短短七天涨粉超过1000万。截至4月20日,抖音粉丝已接近2000万,妥妥的直播界新晋顶流。

“自从火了之后,刘畊宏的商务合作报价一天一个数。”4月20日,有头部广告公司商务人士张弛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现在有品牌想要在刘畊宏的一个60秒短视频中露出,价格是50万元。“这还是谈过价的数。”

“上个月刘畊宏的短视频报价还是20万元左右,现在预计翻倍,但还没最终定价。”一位MCN公司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刘畊宏现在非常抢手,团队要涨价。

上述人士称,因上海地区还受疫情影响,刘畊宏的直播团队暂时没有办法开展工作。“但不排除5月份开始直播带货的可能。”

有了社交媒体上的热度,刘畊宏目前的商业价值不言而喻。

然而,网友们是否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健身达人郑多燕、帕梅拉?热度褪去后,教人自律的生意还是否好做?

01 “倒霉”的刘畊宏

“如果华陀再世,崇洋都被医治”,随着《本草纲目》的背景音乐响起,视频另一头被称为“刘畊宏女孩”的网友们,很难抗拒刘畊宏直播间的热情鼓舞,跟着跳起来。

“因为刘畊宏,现在满脑子都是《本草纲目》”“跟着刘畊宏,瘦是瘦了,就是对周杰伦脱粉了”在某音乐平台,《本草纲目》歌曲的评论区已被刘畊宏女孩占领。

因健身操爆红的刘畊宏,已经成为“现象级”直播博主。截至4月20日,据飞瓜数据,近一周以来,刘畊宏抖音直播间是全平台涨粉排行榜首位,7天“直播涨粉”超过1000万,新增点赞高达441.8万。

刘畊宏今年50岁,有着演员、歌手、健身教练三重身份。在这场火爆全网的“云健身”之前,他更多热度是周杰伦的好友兼御用健身教练、参加《爸爸去哪儿》的小泡芙爸爸。

这场的彻底翻红,源于一个多月前,定居上海的刘畊宏与妻子王婉霏,在网络直播燃脂健身操。

但最开始,刘畊宏的出圈之路多少带着一些“坎坷”。因为不熟悉平台直播规则,刘畊宏经历了几次被迫停播的“事故”。

不小心露出腋毛,被平台认定“不雅观”直播;身穿贴身背心,被打上“擦边”的标签;在直播间谈及祝好友周杰伦身体健康,被判别涉及医疗而被迫下播。

接连踩雷,刘畊宏被网友称为“倒霉人实锤”,甚至一度为了防止被“误封”而换上羽绒服跳操。

除了“倒霉”人设之外,刘畊宏与妻子王婉霏的直播也带有明显反差:身为健身教练的刘畊宏带跳神采飞扬,身后的妻子却累出“痛苦面具”。“别人健身费身体,刘畊宏健身费老婆。”网友们戏谑道。

但彻底的出圈,还是刘畊宏原创编排的燃脂毽子操。

“腰间的赘肉咔咔掉,人鱼线马甲线我想要。”除了带上魔性的《本草纲目》BGM,刘畊宏在直播间还会配合喊出充满鼓舞的口号,精准把控了无数“刘畊宏女孩”想要完美身材的心愿。

当“刘畊宏女孩”不仅可以和百万粉丝一同全程体验“云私教”,课后,刘畊宏还会“在线批作业”。

4月19日,时代周报记者观看了一场完整的刘畊宏“云健身”,接近2个小时的直播,刘畊宏和妻子不停切换进行多组毽子操、拳击等运动,全程附带动作讲解以及中途休息。刘畊宏在当晚的直播间中透露,数据再度被刷新,有超过200万人在线观看。

据相关数据显示,刘畊宏直播间的累计观看人数已经接近4000万。截止4月20日开播前,刘畊宏抖音粉丝接近1900万,实属视频健身博主第一梯队。

02 教人自律的生意难做

品牌们已经盯上了刘畊宏的流量。

“有些品牌只追求能够曝光露出,甚至不要求销量转化。”张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不止是健身品牌,已经有好多跟健身无关的商家品牌想要跟刘畊宏合作。“目前报价在50万~60万元之间,这只是暂时的价格。”

然而,像刘畊宏这样火爆全网的健身达人案例是少数,想做好教人自律的生意,一点也不轻松。

“‘刘畊宏女孩’的火爆,是因疫情受限以及对健身认识不足的人热衷而推动的。”从业7年的陈羊(化名),在上海开了一家私教工作室,她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一般去上过私教课,或者有健身认识的人,更多会选择有针对性的力量型训练。

陈羊从多年的从业经验得出,健身如果没有真金白银的投入,线上课程是最容易放弃的。不过,受到疫情影响,陈羊近期也不得不开始尝试线上直播健身教学。“不然就是放弃了所有机会,没办法线下教学的情况下,我们开了直播课,主要是带着会员一起动起来。”

据陈羊透露,从房租到器械、装修到宣传,她的健身工作室自2015年成立至今,投入已近80万元。“原本上海健身行业竞争就比较激烈,目前由于疫情没办法开工,0收入的同时,每个月硬性支出近3万元,压力挺大的。”陈羊坦言。

某种程度上,国内健身普及度整体处于较低水平。《2021年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0年底,国内健身人口渗透率(不含港澳台)仅有5.02%,美国同期已达15.2%。

有数据显示,2020年国内“健身服务”相关企业的注册量为2.84万家,锐减近5成;2021年上半年,新注册的相关企业仅有9516家,下降达3成。

健身房存在经营困难已是老生常谈,随着行业不断洗牌,更多目光转向线上直播健身。

不管是在抖音、小红书还是B站,搜索“健身”“运动”,都会弹出大量相关的健身教学,其中不仅有知名健身博主教程,也有素人健身打卡,播放量与视频量大多都“数以万计”。

热闹或许只是表象,风潮来得快去得也快。从爆火“AI式健身”风潮,到“帕梅拉”成为潮流健身的标签,再到现在的“刘畊宏女孩”,没有人知道下一波瞬息万变的热度会出自哪里。

与此同时,真正在做健身生意的品牌,日子没有想象中好过。

备受资本追捧的头部健身平台Keep,三年亏损超过11亿元,一直没能实现盈利,仍在冲击“运动科技第一股”;主打互联网+健身的乐刻运动、超级猩猩,意图打通线上、线下的经营模式,但真实经营情况似乎也不乐观。

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曾在采访中透露,疫情期间,乐刻单月亏损千万元以上,3个月的停业,整体亏损预估1亿元甚至翻倍。

线下亏损的同时,韩伟依然不认为线上健身会成为主流。“线上健身内容和场景上的探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韩伟说道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科技主创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ejizhuchung.com/14114.html

作者: 科技主创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3000001211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关注微信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